第366章 神秘的大海

ag游戏大厅平台|开户: 这狗子无敌了 作者: 下笔从容 更新时间:2019-10-06 16:17:19 字数:2287 阅读进度:365/365

“一毛哥,你怎么样了?”惊慌中的小文,见到黄豆被一帮工作人员救出后,快脚跑来,扯着黄豆的衣领,一顿端详。

已经被救出的黄豆,走到岸边,竟然坐在了沙滩上,眼眸里全都是蔚蓝的海水。

“一毛哥,你怎么了?”一旁的小文,走到黄豆的身边坐下,安静的看着他。

huáng sè的眼眸里,映入的全都是深蓝色的海水的黄豆,脑子里还想的都是贾燕被鲨鱼吃掉那一刻的景象。

手里紧攥着贾燕临死前挤出的一滴如海水般的眼泪。黄豆久久难以释怀。

女:“哎!真可怜,这个贾燕,竟然死后喂了鲨鱼!”

男:“她肯定也不想自己的肉身,被水母控制吧,这么做,应该也有她自己的想法!”

“小文,你说,这片大海里,真正的主宰者,到底是谁喃?”一沉不语的黄豆,突然抬起眼眸的时候,嗓音低沉的问道。

突听从水里救出到现在,终于说话的黄豆,小文终于松了一口气。坐下身子,好看的眼眸侧向对面。想了一会儿的小文,轻声开口:“应该是大海本身吧!”

“大海本身?”黄豆不解,微皱的眉头,侧脸看向小文。

“嗯!我想,大海是有感情的,有灵魂的!只有大海本身,才能真正的主宰自己!”小文言辞恳切,回话之中,对上黄豆疑惑的目光的时候,嘴角上扬,可爱至极。

余辉满满,黄豆看着眼前本来波浪翻涌的大海,因为风小了,日落遮住半边天,此刻的大海,也没了之前般的燥热,平静如溪,像身披金灿盛装的少女,面扶羞涩,举止含蓄。

这一天的大海,还真是善变呀!

此刻的黄豆,想起了被鲨鱼吃掉前的贾燕给自己传输的记忆。原来,贾燕在之前的一次无意中赶海时,误捡了退潮时的海滩边的水母卵。拿回家煮着吃,却没曾想,这些水母卵,本身含有毒素,控制了贾燕的思想,使其半夜受海里的水母召唤,跳进了大海。

夜晚的海水冰冷刺骨,瞬间被疼痛感催醒的贾燕,疯了般的逃出了海,但自己知道,头痛欲裂,脑里回音寥寥。实在难自控的贾燕,忍受不了被控的折磨。捡起地上的碎玻璃片,割腕寻死。

被警察发现的时候,贾燕其实早已经死了,只是大脑被水母控制,抓伤了警察后,仓皇躲了起来。

之后黄豆看到的一切,都是水母控制贾燕肉身所为。

贾燕在重新被黄豆救出,脱离水母控制之后,灵魂也终于得到了救赎,重现阳光的那一刻,贾燕知道,自己再也回不去从前了。自己现在只是一具毫无生气的尸体。

被鲨鱼吃掉,这是贾燕自己所希望的,自己不希望即使死了,**还被海中的水母控制,甘愿毁灭,也不愿水母利用自己的肉身在人间作恶。

长吁一口气,黄豆想到这,起了身子,拍了拍尘土。伴着余辉,侧身微笑,对着小文伸出了手。

抬头俯视,美丽的容颜,遇上了帅气的晚霞映照的脸庞,原来黄豆是要拉自己起来。紧坐在沙滩上的小文见状,嘴角上扬,伸出了白皙的小手,与黄豆粗大的手掌相握。

两个人伴着余辉西落,慢慢的往刘ser处走去。

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

中午时分,正在研究着足球比赛的刘ser,随着一声积进的进球,带着远视眼镜的刘ser,也紧跟着跳起身子欢呼着。

一旁的小文,看到这一幕,不由得摇了摇头。男人都是怎么想的,一大帮人围着一个足球转,半天踢不进一球,看着都让人上火!

黄豆看到终于进球了,激动心情也难以自制:“进球啦!呀!!太棒了!”

“是呀!是呀!这突然的一球,不偏不倚的打在了对方球队的门栏里,真是太出乎人的意料之外!太精彩了!”刘ser喜不自胜,在办公室跟黄豆啊啊大叫着。

不远处的办公椅上,投来了小文斜睨的一瞟。

“刘ser,刚刚有人报警!”突然接了一个电话的小文,放下电话后,赶紧朝刘ser做着报告。

“有人报警?”本来还和黄豆眨巴着眼睛看手机足球比赛的刘ser,听到小文说的话,顿时撇着脑袋一愣。

拿着手里的笔,飞快旋转着的小文,见刘ser终于知道要关心一下别的事情了,不由得嘴角一扬,狡黠的一撇:“是呀,刘ser,这案子可是很棘手的,要不我们亲自去看一看吧,现在人还在接待室喃!”

“好好好!我现在就去!”刘ser说完,赶紧小声的对着黄豆道:“先暂停一下哈,我等会在来看!”说着,拿着自己的笔记本的刘ser,就大步往外走。

扒拉着手机看的黄豆,突听刘ser这么说,顿时一愣,伸着手,很想将刘ser勾回:“哎,刘ser,这是直播呀!”

随后,见小文噘着嘴,给自己抛了一个白眼,也双手揣兜的走了。不明所以的黄豆,一脸楞逼。

女:“有案子呀,笨蛋,还有心思看手机视频?”

男:“急什么,刘ser他们都去了!没我们什么事,再看一会儿嘛!”

一听男女声音的对话,本来还沉溺在疑问中的黄豆,顿时收了心,慌忙将手机关掉,紧随小文走的身后。

快速跟上小文的黄豆,刚一进门,就看到里面一番哭戚戚的情景。

“警察同志,你们快来看一看呀,我的闺女才十三岁,就被打成这样,现在一提到上学,她就哭,死活也不去了,你让我们这当家长的怎么办?我们家可就这么一个宝贝闺女呀!”

桌子对面,一对父母正摸着一个头发披肩的小女孩的脸,朝刘ser一阵哭诉。

“医院检查过了吗?医生的诊断怎么说?”刘ser看到小女孩眼部,嘴部,都有淤血臃肿,不由得搓搓下巴,询问道。

一听刘ser这么问,小女孩的母亲赶紧激动的从自己的包里巴拉出一张纸,“啪”的一声,拍在了桌子上,这把本来还一脸淡定的刘ser,着实吓了一跳。

“警察同志,你快看!”孩子的母亲,放下手里的纸后,就是一脸的激动,眼眸里除了满腔难自控的怒火,还带着星星点泪。

一看这位母亲眼睛的怒火,刘ser赶紧坐板正,拿起了桌子上的纸。2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