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63章 完结篇

ag游戏大厅平台|开户: 戏精总裁小甜妻 作者: 墨小渲 更新时间:2019-10-07 08:50:57 字数:3463 阅读进度:858/858

贺泽寒懊恼不己,可是一时又细说不出来哪里不对劲。

毕竟韩言所说的这一套,的确足以解释清楚。

“反正我就是觉得不对劲。”贺泽寒甩开韩言的手,总觉得他们肯定有什么瞒着自己。

“好了,不要多想了,你就是和陶延之接触多了,再加上他所说的那些,有太多的巧合,你就相信了。你就没有想过,他可能也早就做过功课,得知古墓出土的时间,和我们总裁出生同一天,又得知那幅古画和我们总裁有些像,所以他就顺势编了这些谎言,来迷惑大家,迷惑你。”

贺泽寒没有说话,情绪有些崩。

转过身,走到沙发前,瘫坐下去。

如果陶延之真的说的一切都是谎言,那他最后为何会突然自杀

陶延之自杀的时候,像是解脱,还有他最后说的那句话,他的眼神迷惘,手伸得长长的,让他的王等他

莫叔见状,走过去,对贺泽寒说道“你最近太过疲惫了,要不要去我办公室,我们聊一会儿。”

贺泽寒的确觉得这么多的疑问和诡异的复杂,压得他有些喘不过气来,尤其是陶延之疯了,打击到了他,他错失了得知女儿下落的机会。

便点头,跟着莫叔一起去他的办公室。

韩言回到病房,看到舒舒也来了。

舒舒得知贺霆琛受伤的事,又急又担忧,一路上都提心吊胆。

现在看到贺霆琛时,早已哭得泪流满面。

贺霆琛温声的安抚着她“没事了,只是小伤。”

“都差点伤到心脏,还说是小伤。天天安排那么多保镖跟着我,你出门,怎么不带保镖”江舒舒哭着说道。

“好,我以后出门,会带保镖。”贺霆琛想要搂搂她,但胸口的伤导致他现在还坐不起来。

舒舒听着男人的声音那么沙哑,受伤那么重,还一个劲地安慰自己,既心疼又不舒服。

她擦掉眼泪,控制住自己的情绪,尽量地维持一幅放松相信他的状态。

“要喝水吗”她柔声问道。

“好”

江舒舒起身去倒水时,看到站在后面的韩言。

因为总裁受伤,自己也有责任,韩言看到舒舒的眼神,下意识地低下了头。

舒舒没有说什么,去倒了温水过来,插上吸管,放到老公的唇边,看着他一小口一小口地吸进去。

“老公,伤口现在痛吗”舒舒把杯子放下,握住他的手,感受着他的温度,紧悬着的心才有那么一刻的踏实。

“不痛。”贺霆琛抬起另一只手,抚上她的头“别怕”

这简单几个字,舒舒的眼泪一下子又没有忍住,瞬间滴落下来。

泪光中,她看着男人那张绝美的脸庞,带着几分苍白之色。

她低下头,埋进他的手掌心中“以后不许再受伤。”

“好”贺霆琛温声答应她。

“老婆,这一生,遇到你,真好。”安静了一会儿,贺霆琛突然说道。

闻言,舒舒抬起泪脸来,微微笑了笑“我也是,遇到你,真好”

等舒舒回去给贺霆琛拿换洗的衣服时,韩言汇报道“陶延之疯了。”

“嗯”贺霆琛闭了闭眼“让人去找我的女儿,全世界,不管在哪里,都一定要找到。”

韩言微愣“小米米不是己经”

“他没有杀我女儿。”贺霆琛的语气有些笃定。

韩言眸中闪过一抹惊异,却没敢细问,点头“知道了。”

“不要告诉舒舒,不要让她抱着希望。陶延之肯定会把小米米藏得很远我不想让她再经历一次绝望”陶延之是不可能杀他的女儿,但是在陶延之入狱后,小米米有没有遇到什么意外,他无法预测。

“知道了。”韩言点头“那我先出去了。”

“嗯”贺霆琛点头。

从病房出来,韩言直接去了陶延之的病房。

陶延之现在彻底的疯了,被关进了精神科这边的住院部。

他进去,想要和陶延之说几句话。

可是陶延之一直在傻乐,好像他的脑子里面发生了什么开心的事。

最后,他还是什么也没有说,离开了病房。

半个月后,贺霆琛出院了。

贺泽寒见大哥恢复得不错,便提出来,自己要去环游世界,好好的过余生。

贺霆琛知道他是要去找女儿,也没有拆穿,答应了他。

大家坐一起吃了一顿饭后,贺泽寒拖着行李,开始去往小米米当时落水的那座城市。

他要开始以这座城市为中心,走遍每一座城市,小镇,村子,哪怕是山林,他都要去。

他相信,女儿一定在等着自己。

三个月后,疯了的陶延之,突然猝死了。

韩言得知后,去总裁办公室,告诉贺霆琛。

贺霆琛眸光微沉“他也算是解脱了。”

“小米米的下落,有线索了吗”贺霆琛抬起头,看着韩言。

韩言叹气,一脸愧疚“派了很多人出去找,但仍然没有任何的线索。”

“继续找”贺霆琛眸中蓄满痛色。

他的女儿

“贺泽寒应该也是去找小米米了。”韩言说道。

“嗯”

“对了,舒舒说,想要在暑假的时候,带孩子们去山区住一段时间,就是曾经她和贺泽寒一起去支教,建小学的山区。”

贺霆琛闻言,点头“好,你安排下去。”

暑假的时候,贺霆琛也陪着舒舒一起去山区。

没想到,来到地方后,遇到了陆豪。

陆豪比他们先来三天,和这里的孩子们已经很熟络了。

晚上的时候,陆豪和贺霆琛在林子里面散步时,聊了很久。

翌日,陆豪便收拾了行李,离开这里。

临离开时,他远远地看向陪着孩子们玩耍的舒舒。

她现在,一边照顾她自己的孩子,一边做善事,帮助和照顾更多需要照顾的孩子。

真希望这样平静而安好的她,可以永远保持这样的状态。

他最后深深地看了一眼,转身离开。

在山区住了一个多月,她带着老师,给这里的学生们补了一个月的课后,才离开。

回来后,贺霆琛以她责编的身份,催她开文。

舒舒经历了上次被抄袭的事件后,其实有些心灰意冷,哪怕后面还了她的清白。

见她一直犹豫着推辞,贺霆琛提出来,要和她见一面。

舒舒想了想,觉得编辑以前一直在帮自己,见一面是必须的。

为了见面,她特意去给编辑选了一份礼物。

约定的时间里,她来到那家高级的西餐厅。

等了一会儿,通过落地窗,看到外面一辆豪华的车子缓缓地停下。

是老公的车

舒舒拿出手机,打过去。

司机过来拉开车门,贺霆琛刚下车,手机就响起。

他拿起来,看了一眼,并没有接,唇角带笑,迈步朝里面走来。

舒舒看到他进来,招了招手“老公”

贺霆琛早就看到她了,缓缓地走过来,在对面坐下。

窗外的阳光照进来,落在他身上,渡出一抹光晕,衬得他的五官,更加的立体俊美。

“老公,你怎么过来了”舒舒微微笑着。

贺霆琛看着桌上放着的那份包装精美的礼盒,他等了这份礼物,已经很久很久了。

薄唇微微勾起“来收你的礼物。”

“啊”舒舒微愣,随即反应过来,面露尴尬“老公,这是我为我编辑买的。”

“你也知道,他曾经帮我很多,我很感谢他。之前本来送过一次,但那时,是拿的你的表送他的。所以这次,我很用心的选了一下。”舒舒说着,伸手握住了礼盒。

贺霆琛黑眸闪烁着光芒,定定的盯着那份礼物。

“可我就是想要”他笑道。

“要不,我一会儿见完编辑后,再去给你买。”舒舒商量的语气。

怎么觉得今天的老公,特别的俊美,还有点孩子气。

“不行,我就要这个”贺霆琛伸出手来,要拿礼物。

舒舒忙护在怀里面“老公,你拿走了,一会儿编辑过来,我空着手,多不好。”

贺霆琛抬眼,漆黑的眸子里面,含着笑,藏着小小的她。

“你编辑都拥有了你这么出色的作者,已经是他的幸运了”

听老公这么夸自己,舒舒笑得眉眼弯弯。

“我哪里出色给他找了那么多的麻烦”

“你觉得是麻烦,说不定你编辑觉得这叫需要”贺霆琛温温润润的开口,眸光温柔而缱绻。

“需要”舒舒眼神一闪“老公,你不要误会”

“我不会误会,因为我就是你的编辑护舒宝。”贺霆琛温笑的声音,磁性的缓缓传来。

“啊”舒舒惊得瞪大了眼“老公,你怎么会是我的护舒宝编辑”

之前因为编辑取这个女孩用品名做网名,她还暗暗猜测过编辑是不是有什么特殊嗜好

原来,护舒宝,是护她这个舒宝

突然,她笑了。

笑得比窗外的阳光还要灿烂“老公,你居然一直瞒着我”

贺霆琛看着她护在怀里面的礼物,深情的笑道“现在可以把礼物给我了吧”

舒舒笑着点头,把礼物推到他的面前“你除了是我编辑外,还有别的隐藏身份吗”

“你老公啊”

“除了这个呢”

“你心上人啊”

“还有呢”

“你孩子的爸爸”

舒舒笑弯了眼“还有吗”

“你的老伴我们要一起到白头”

全文完,感谢一路来支持本书的读者宝贝们,我们下本再见剧透一下,下本可能会写小米米哦爱你们,比心,么么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