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3章 红娘师太(13)皇后评理

ag游戏大厅平台|开户: 快穿之系统嫌我太凶残 作者: 一个兔头 更新时间:2019-09-08 01:45:17 字数:2594 阅读进度:192/241

庆王妃说到做到,第二天真拉着法琬进宫找皇后说理去了。

见到皇后派来请她的老嬷嬷时,慈智突然慌了。

这是她意料不及的发展,她本以为,庆王妃最多嘴上逞几句威风,不可能真把事情捅出去……

“奇怪,她们怎么会这么做?难道她们就不怕我把事情说出去?还是说,庆王妃只知其一未知其二,法琬那小贱人隐瞒不报?”

慈智心事重重地进了宫,以出家人之礼拜见皇后,便若无其事地打起了太极。

皇后也笑着陪她说了几句客套话,才将宫人都遣了下去,只留下两个心腹、庆王妃母女二人和慈智在殿内。

慈智微微一笑,明知故问“不知皇后娘娘有什么话要对贫尼说的?”

皇后却不笑了,轻轻叹了口气。

“庆王妃今儿来找本宫,说了一件再离奇不过的事,慈智师傅可要听一听?”

慈智道“愿闻其详。”

庆王妃哼了一声,面上怒意不减“公主好深的城府,做了这么些年出家人,这装模作样的本事倒是一年比一年强。”

皇后无奈扶额,这个庆王妃的直爽性子还真是……

她不是不知道庆王送女出家背后的含义,对争位失败的庆王更不敢掉以轻心,只是作为女人,她未免对庆王妃母女颇为同情罢了。

“咳,庆王妃有话便直说吧。”

庆王妃快人快语,只十来句话,便将慈智利用抄血经的机会毒害法琬的来龙去脉说了个清楚,又隐晦提及先前法琬的那场病。

“皇后娘娘,臣妇已备好一切人证物证,若娘娘有意垂询,可直接到宫外三梦楼接人。”

皇后也有些吃惊,因为庆王妃刚来的时候只跟她说了头一件,并未说到其他。

她狐疑地看了眼慈智,“庆王妃说的可是真的?”

慈智不看她们也不说话,脸上那两坨颇有福气的赘肉今日看上去似乎耷拉了不少,像是主人昨夜彻夜未眠,落得憔悴非常。

这股诡异的沉默惹得皇后微微蹙眉,已经有些不悦。

她提高了音量,又喊了声“慈智师傅”,后者却突然抬头,眉目不动,十分平静地说了声“是”。

皇后张了张口,竟不知该说什么。

她想过慈智会激烈辩驳,或是抛出什么不在场证明之类的,可她没想过慈智会这么轻易就松口承认!

就连庆王妃、法琬都吃了一惊,但她们早有预料,此刻更是将心都提到了嗓子眼。

便听得慈智道“皇后娘娘可知,贫尼为何要做这伤天害理之事?”

庆王妃心里愤愤,很想骂一句“你也知道是伤天害理?”却只能生生忍下。

皇后看向慈智的眼神已有些厌恶,却还是接了话“本宫不知。”

慈智冷冷瞪向法琬,嘴里吐出来的话比眼神更锋利。

“只因贫尼不愿和这等佛心不诚的女子为伍,更不耻于和她同出本源……”

皇后更疑惑了“此话何解?”

慈智鄙夷地指着法琬,斥道“事到如今,你还不如实招来么?难不成,在皇后娘娘门前你还要装?”

法琬一脸迷茫“慈智师傅在说什么?该如实招来的不是您才对么?”

在皇后主仆三人看来,这副场景未免有些荒诞。

宛如公堂之上,原告指责被告谋害自己,可被告却不慌不忙,义正言辞地反要原告如实招来,俨然双方身份颠倒了个。

明眼人都能看出,若不是慈智失心疯了,就是这里头另有蹊跷。

慈智当然没有失心疯,她清醒得很。

她骂了句“冥顽不灵”,然后转向皇后,一脸愤慨地道出在她心里藏了两个月的秘密。

皇后再次震惊得合不拢嘴,险些失了国母的仪态。

“你说什么?法琬和男人有私情?庆王妃,这事可是真的?”

还没等她问完,庆王妃眼中已经满是怒火,直接冲上前去要打慈智。

皇后的侍女原本在旁边装聋作哑,见状连忙去拦。

可拦完了这个,法琬那头又出了幺蛾子。

只见她泪流满面,一句话也不说,只闭着眼往旁边的柱子上死命一撞!

侍女虽拦得及时,却也被她磕破了额头,流了不少血,人已经晕了过去。

那血滴在灰色僧袍前襟,仿佛阴暗冬日里的一枝寒梅。

庆王妃立马扑过去哭了起来“我的女儿啊,你怎么这么命苦啊!生来没享过几天福,就被人送进了寺里,替父尽孝,代人受苦。可偏偏还有那起子小人乱嚼舌根,凭空毁人清白,这不是逼着你死吗?要是你死了,娘也不活了,这个王妃谁爱当谁当去~~”

皇后顿时觉得头更疼了。

庆王妃的这个性子啊,平时她是挺喜欢的,直来直往。可但凡碰上事,她也真的能做出市井村妇一般的举动,实在令人啼笑皆非。

“快,去宣太医,找胡太医,再把马女官请过来!”

侍女心领神会地下去了。

不一会,白发苍苍的胡太医、冰块脸的中年女官都来了。

见众人都围着法琬团团转,慈智心中格外来气,却碍着脸面,没在这些人面前发作。

皇后心里稍微平衡了点,示意慈智和她去隔壁说话。

刚到无人处,慈智就怒上眉梢“皇后娘娘,这女子身在佛门,却六根不净,实在是我辈之耻!若是传扬出去,别说普渡寺无处立身,就是皇室也要被她丢尽颜面!您怎么还偏听偏信呢?”

皇后肃容道“你指认法琬与人有私情,可有真凭实据?那男子姓甚名谁,家住何方?”

慈智便冷笑着道出沈章的来历,又矜傲道“贫尼也是无意中发现,那二人在普渡寺后山私会。当时山间无人,除了他们俩也就贫尼一人在场……”

皇后哦了一声,又问“既然山间无人,你为何不当场叫破此事,重重斥责他们二人一顿,好叫他们断了来往?”

慈智噎了下,脸色难看地解释“当时,贫尼担心只是个误会,因此没有出声。回来后又加以留意,才发现法琬和那沈家姑娘时有书信往来。又见法琬在无人处捧信的姿态有异,一如闺中动了春情的少女,这才确信他们果有私情。”

像是怕皇后不信,她还举了的例子,大谈特谈如今空门不空、污浊横行的现状,并且表示十分痛心。

皇后见她说得振振有词,心中便有些半信半疑。

慈智一个老尼姑,何必要冤枉法琬这种污名呢?

莫非法琬真的和那沈才子有私情,撞柱也只是为了掩人耳目?

普渡寺中年轻貌美的尼姑不少,不甘寂寞做出的这种事,未必就不可能在法琬身上发生!

慈智见状,马上趁热打铁“娘娘若不信,大可以遣人去普渡寺搜查法琬的禅房,肯定能搜出些情信、定情信物的东西来。”

皇后看了她两眼,微微颔首,又点了一个心腹去办此事。

可刚送走人,马女官便绷着脸过来复命了。

听完马女官附耳说的一句话,皇后看向慈智的眼神又多了一丝怀疑。

她挥退马女官,慢吞吞道“法琬如今仍是完璧之身,这似乎和师傅说的有些矛盾呐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