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四十二章 严嵩的阴谋

ag游戏大厅平台|开户: 大明锦衣神探 作者: 意捅天下 更新时间:2019-10-07 02:28:08 字数:2154 阅读进度:232/232

“父亲,你不用着急,皇上迟早会下手的。孩儿听说林凌启已经到京,还携带大批抽水马桶。等他将马桶进贡后,皇上赏赐他的绝不会是真金白银、高官厚禄,而是绝命诏书”

“对,等林凌启一处置,接下来陆炳的好日子也就到头了。哈哈哈”

稍一点拨,严嵩便会意过来,高兴得大笑起来。

父子俩正聊得开心,管家匆匆过来,说“老爷、少爷,老奴听说早先林凌启租下的两个铺子,今天开张了。”

“哦这小子的马桶卖一百二十两一只,我倒要看他卖给谁去。”

严世蕃对自己的策划非常有自信心。自打派出去的工匠摸透抽水马桶的奥秘后,他立即盘下城外的一家窑厂,专门用来生产抽水马桶。由于刚开始产量提不上来,索性将价格压到极致,让林凌启无法在京城站稳脚跟。

当然,要不是他窑厂的画师水平有限,他早就制作林凌启那样的香艳马桶,以来讨好皇上,并迅速将林凌启拿下,不用打什么价格战了。

管家忙摇头说“少爷,他没有卖一百二十两一只。”

“呵呵他难道卖的价格跟我一般十两,哼哼这么远的路途,京城这么大的开销,还不赔死他。”

“不是的,少爷,他卖一百三十两”

“什么他想钱想疯了”这倒出乎严世蕃的所料,冷笑一声说“一百三十两,他卖给谁去啊”

管家陪笑说“少爷说的不错,从早上到现在,他一只马桶也没卖出去。”

严世蕃阴冷一笑,心里盘算着击倒林凌启后,如何扳倒陆炳。

陆炳这几天心里惶惶不安。严嵩向皇上进言之事他已经听说,同时也感受到皇上对自己的态度变得冷淡。他想扳回局面,却不知该从何处着手。

“老爷,成国公来了。”

陆炳眉头一扬,说“快快有请”

朱希忠还没等落座,便大发牢骚“文孚哪这林凌启到底搞什么玩意马桶居然卖到一百八十两一只,他是不是疯了”

这几天,林凌启的马桶每天一个价,从一百二升到一百三,又从一百三涨到一百五,今天居然卖到一百八十两。朱希忠打破脑袋也想不明白,特来陆府打探消息。

陆炳也不知道林凌启这般为何,店铺开张到现在,一只马桶也没卖掉,价格却直线上升,这不是作死的节奏吗

他叹了口气说“成国公,这几天在下忙于事务,还没跟林凌启交谈过,要不现在在下叫他过来,好好问问他,究竟想干什么”

朱希忠摇摇头说“现在他跟黄锦一同在怡和茶楼喝茶,只怕过不来。”

“黄锦跟他喝茶你帮他牵的线”

黄锦乃司礼监秉笔太监,兼东厂厂公,寻常官员想见他一面都难。朱希忠为自己能帮林凌启约到他而洋洋得意,说“那当然喽若不是本公出马,林凌启想见到黄锦,那是老猫闻咸鱼嗅鲞”

其实朱希忠估计错了,黄锦就是要见林凌启一面,一来询问钦定的三十七只马桶,二来调查林凌启是否真的在欺压尚维持。

严嵩进谗言后,朱厚熜生了好几天的气,知骂林凌启是个假仁假义的伪君子,一面当好人,一面下毒手。黄锦却不这么认为,凭他识人的眼光,觉得林凌启不像是睚眦必报之人。当然他不敢替林凌启说情,朱厚熜正在气头上,搞不好连自己也陷进去。

怡和茶楼位于外城一条繁华街道上,街上人来人往,好不热闹。时值午后,茶楼里消遣的人不少,叽叽喳喳声不绝于耳,当中自然少不了唱曲说书的。

黄锦坐楼上一雅间中,朝南敞开的窗户,淡淡的阳光宛如爬山虎似的,在窗台前挤挤挨挨。寒冷的北风在此也销声匿迹,空气倒是清新许多。

他用描金碗盖拨去几片悬浮在茶碗中的茶叶,碧绿的茶水冒着淡淡的雾气,幽幽的香气弥散在雅间每一个角落。

他轻抿一口,闭上眼睛回味许久,才舒了口气,说“好茶这应该是清明前茶。清明前茶可真是好茶呀”

他略一停顿,又说“清明前茶犹如君子,处山之高,离世之远,不沾半点人间凡俗。春日熏陶它的情怀,春雨荡涤它的心灵,才形成它孤傲不桀、与世无争、无欲无求的品性。”

林凌启静静听着,话中的含义透彻无疑。黄锦希望他乖乖呆在苏州,不要惹是生非。

他一时间有些困惑,自己巴巴赶到京城,就是为了送三十七只马桶,怎么谈得上自己在招惹是非呢

你以为我稀罕来这里啊我在家里可以搂着如烟做羞羞事,可以管理我的窑厂、丘陵、房地产,我吃饱了撑得没事干吗

可黄锦为什么无缘无故要说这些呢他也不是吃饱了没事干的人,摆谱来教育一个完全不对等的芝麻绿豆官。

猛然间他会意过来,想必严嵩又在暗中搞怪了。他娘的,你们父子俩一个排挤我的马桶,一个暗地里使坏,真以为我是好欺负的不成

“黄公公所言极是,不过卑职以为,这茶更象个斗士。它任凭寒霜侵蚀、白雪覆盖,依旧秉持本性,无惧无畏。等到春暖花开,它便吐露嫩芽,展示坚韧的一面。”

两人都是聪明人,有些话不用讲明白,心知肚明就行。

黄锦本想让他上贡马桶后,立马返回苏州,低调行事。自己则趁皇上看到马桶喜悦之时,适机帮他开脱几句,以保他逃过此劫。现见他并不领情,不由暗叹一声,说“林凌启,皇上口谕你应该没忘吧你还有没有制作那等于民风有碍的马桶”

林凌启微微一笑说“公公,卑职岂敢违背皇上圣喻卑职非但没有再制作此等马桶,还将原先已制作完成的马桶带到京城,交给公公处置。”

“哦如此甚好”黄锦表面上漫不经心,心里却暗自高兴。皇上对这些马桶念念不忘,三番五次提起这事。这次之所以迟迟不对林凌启动手,就是在等这些马桶。问“不知带来多少只违禁马桶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