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四十四章 大醉

ag游戏大厅平台|开户: 霸道狼君欺上身 作者: 慕容寒影 更新时间:2019-10-07 08:39:36 字数:2532 阅读进度:344/344

“真的没什么人走过吗?”那人又问了一次。

“嗯”他又回答道,“炼执将军放心吧,今天我在这儿看了一天了。除了有过几个商人去京都。不过,我们都看不出有什么危险。所以也就放了他们过去,没惊动他们。否则,这儿就会被其他人看出玄机。”

炼执点点头,“做得很好,现在,婚礼已经完成了。就等那昏君前来了。伯玉你辛苦了,公子定会论功行赏的。”

“谢公子了,这是伯玉该做的。”伯玉抱拳道。

林希秋在将军府喝得很高兴的样子,有的大臣劝他回去了,时候不早了。可是,林希秋依旧不听。黄昏时分,林希秋已有七分醉意。林风更是醉得不行了。

“陛下,您不能再喝了。”礼部王疆老臣苦苦劝道。见林希秋并不理他。王疆走向了云天籍,“相国大人,你就劝劝陛下吧。冷将军成亲是好事,可是这么喝法容易伤身那。”

云天籍点点头,朝林希秋走去。“陛下,王礼部说得对。您再喝下去都回不了宫了。还是改日再喝吧。”

林希秋摇了摇头,一副不罢休的样子说道。“怎么能行?今天是昔羽的大好日子。朕再怎么说也得给他这个面子不是?来,昔羽,不醉不归。”

“干杯,陛下”冷昔羽似也是有些醉了。举着杯子竟然跟林希秋碰着杯喝酒,就像是两个亲兄弟一样。

“是啊,相国大人。难得我们兄弟这么开心,你就别再说废话了。今晚我们不回宫了。我和兄长不醉不归,醉了,就在昔羽的将军府中歇息了。是吧,昔羽”林风也是醉醺醺的样子,此时扶着冷昔羽才站好了。

云天籍为难道,“陛下再怎么高兴也不能耽误了新郎官呀,再这样喝下去。他都没办法洞房了。”

“是啊,哥。”冷芯蕊也有些摇摇晃晃地走了过来,“嫂子还等着你呢。”

“去去去去。”冷昔羽轻轻推开冷芯蕊,不满地说道。“云菲已经嫁给我了,什么时候洞房不行?今天,你,没,没看见我陪陛下吗?一边儿去。”

“哥,你已经喝醉了。说话都乱乱的。”冷芯蕊觉得脚下有些不稳,就扶着桌子,好让自己站稳些。“什么叫洞房什么时候不行?只有今天,你和嫂子成亲的今天,才叫洞房。你真的喝多了你。”

“是啊,昔羽。今日就算了吧。”冷秋华见状忙过来跟着劝阻。新婚之日,醉成这个样子,像什么话?“陛下,您今日就放过他吧。云菲还在等着他呢。”

“嗯”林希秋白眼看了众人一圈,忽然大声说道。“好,就先放过他。朕,不,我们,接着喝。”

“好,接着喝。昔羽,你就先去吧。”林风放开了冷昔羽,去扶着林希秋。两人又接着碰杯。

“那,我就先走了。”冷昔羽醉醺醺地说。还好,功夫不错,脚下站得还算稳。由是转去内院。

“去吧。”冷芯蕊已经趴在了桌子上,“去吧,哥,去见嫂子吧。”讲完就迷迷糊糊进入了梦乡。

冷秋华和宇文枫相视了一眼,摇了摇头。“这孩子。”

内院里,经过惜落惜云的精心布置。让人一看就有一种温馨的感觉,尤其是灯笼和剪纸图。红彤彤的,上面绘了些鸳鸯,山水之类的东西。与这场婚礼相融洽。增添了些许幸福的味道。

冷昔羽好不容易走到了房门口,轻轻回头,知道后面有人跟着他。又喃喃说了句什么,接着,几乎是用身体撞开的房门。云菲坐在静静等着,刚才,冷昔羽进来时的撞门声吓了她一跳。便小心地问。“是小夜吗?”

“是,是,是我。”冷昔羽有些结巴地回答,“云菲,我来,我来看你了。久等了吧?”

冷昔羽关好房门,踉踉跄跄地走向云菲的位置。

冷昔羽在接近了云菲后,一下子扑到了床上趴着。好像是醉得不行。

“小夜。”云菲轻轻喊了一声。她现在还顶着红盖头呢。

冷昔羽的右手轻轻碰了她一下,很小声地说“云菲,你现在先假装我醉了。骗过外面的家伙。”

云菲顿时明白了,原来他是装醉。外面?是云天籍的人吗?云菲打了他一下,生气地说“你都还没掀盖头呢,怎么就喝得这样醉?你起来呀。”

“去。”冷昔羽似是不满地说了一句。却没有起身。

“冷昔羽!”云菲大声叫了出来,“你怎么这样?今天可是我们大喜之日。你连盖头也懒得掀吗?”

“臭丫头。”冷昔羽不高兴地说了一句,竟一下子站了起来。指着云菲,“你,你敢命令我吗?你不怕本将军杀了你?去”

云菲没有回话。冷昔羽愣了一会儿,用力地甩了甩头。好像才认出眼前的人一样。又歉意地说“哦,是云菲啊。对,对不起啊。我有点喝多了。我,我给你掀盖头。”

冷昔羽说着,也没有用长簪子。直接用手掀开了云菲的红盖头。

盖头落下,露出云菲清丽而有些精致的脸庞,此时她面色红润,在一身喜袍的映衬下显得她秀丽无比。然而云菲此时愤怒的表情没有减少她的美,反倒让人看了有一种怜惜之意。

冷昔羽有一刻竟呆呆地愣住了,云菲用脚轻轻碰了一下他的脚。冷昔羽才忽然想起来自己现在正在酒醉呢。扔下盖头,冷昔羽又晃晃悠悠到了,没多时,就听见他已呼呼大睡去。只留下云菲独自坐着,苦笑不得的样子。

“冷昔羽!混蛋”云菲生气了,狠狠地大骂了一句。接着,就不断抓着冷昔羽的衣服,似乎是想要拽醒他。可是,冷昔羽就是接着睡自己的,任凭她怎么打骂也没有丝毫反映。

“云菲,对不起”冷昔羽轻声说道,“等事情结束后,我会还你一个开心的洞房。”

云菲听得脸上一红,有些羞涩地低下头。手上却还在抓打着冷昔羽的衣服。

过了好长的时间,云菲似是累了。躺在冷昔羽旁边睡着了。

窗外的人微微一笑,转身离去。

云天籍适才被一个什么人喊了出去,回来以后,明显是变了脸色。好像发生了什么大事一样。走向林希秋。

“陛下,不好了。刚才宫里来报,陛下建造的听梦宫不知为何倒塌了。”云天籍一脸的着急样。

林希秋皱起了眉头,“什么?朕的听梦宫?”同时,将手中的杯子用力摔在了地上。一把推开靠着他的林风。恨恨喊了一句“备马,回宫!”

“陛下,您现在酒醉未醒。还是乘车吧。”王疆劝道。

“也好,快去准备!”林希秋同意道。此时,他已扶着桌子站了起来。却发现自己好像站都站不稳。

云天籍赶忙过来扶着。“陛下,您有没有带侍卫来。就让老臣扶您回宫吧。”

“嗯。走”林希秋说着,完全不顾一旁的冷秋华夫妇。径自朝外面走去。林风虽然也是酒醉着,但是看见林希秋要回宫,也跟着出去。只是没走两步,差点就摔倒了。幸得一个家丁扶着。

()